歡迎訪問廣州呼吸健康研究院!

奉獻、開拓、實干、合群

全國先進個人謝佳星丨心疼患者,更加要拼命治病救人

2020-07-01 廣州呼吸健康研究院 393

01.webp.jpg


湖北治愈出院人數破萬,湖北以外地區新增確診病例數連降,多地新增數量為零……此時在武漢支援的廣醫一院醫生,剛換完班,脫下防護服,看到手機里這么多好消息傳來,歡呼著“快了,快拿下這場疫情了,2020會好起來的!”


悄然潛入的病毒肆虐地按下了歡度春節的暫停鍵,但呼吸內科副主任醫師謝佳星與其他四位同事的工作卻就此按下加速鍵,年三十下午收到醫院任務,作為首批廣東省援助湖北醫療隊的隊員,他們連夜趕往武漢主戰場進行支援。


02.webp.jpg


此時,他們沒想到團聚的對象是戰友,地點是在機場,而出征號角就響在耳畔,他們成為這股“寒流”的逆行者之一,為人民而戰,成為背負使命的“抱薪者”。


“出發前我都不知道哪些東西需要提前做好準備,到了目的地又會是一個什么樣的醫療環境,一切都是未知數。”謝佳星說,他的腦子里都是各種預設和想象,“直到動身開始收拾行李,才忙忙慌慌跑去超市買了成人紙尿褲。”


謝佳星的老家距廣州幾百公里路程,他以職業敏感性早早的就想好了武漢可能隨時需要全國各地的醫生支援,應該做好準備,干脆今年就不回家,“這樣反而避免了父母剛見到我又要送我走的難過與不舍。”謝佳星說,盡管心里一直告訴自己說見到什么場面都要穩住,但畢竟是第一次參加這樣大規模的支援行動,“到了現場看到眼前一幕的那一瞬間,我還真有點發懵,但我很快調整了狀態。”



03.webp.jpg


                                                          出乎意料!救治任務極為艱巨



“我見過SARS的厲害,所以12月底開始有疫情消息的時候,我就預感會爆發。”好像冥冥中注定,早在2003年非典時期,那時的謝佳星還是廣醫一院的一名實習生,17年后的這次,自己成為真正抗擊疫情一線的斗士。“我這半年一直在門診,相比其他在病房的醫生我更走得開,理應我去!”他總是這么為別的同事著想。


大敵當前,救死扶傷,他說這是醫生的天職,不計報酬,亦無論生死。此次他要去支援的地方是武漢市漢口醫院,是收治新冠病毒患者的定點醫院之一,接管醫院的兩個病區。院內80多個患者,卻只有幾個醫生和十來個護士,人手極其緊缺。


04.webp.jpg


“記得我第一天來到武漢漢口醫院的時候,光這條長長的走廊兩邊病房,就住著七八十個重癥患者,這樣的場面讓我很震撼。”無論是現實中還是在來之前的想象中,謝佳星都沒有預料到哪個科室會同時收治這么多的重癥患者。他不斷地告訴自己:“前面的人已經很累了,你的任務就是來接著戰斗的!”謝佳星每天不斷地給自己加油,在心里對自己說話,慢慢就習慣了這樣的工作環境和節奏。


06.webp.jpg


                                                               為了救人甘當“搬運工”



隨著工作的深入,謝佳星越能發現這里的條件艱苦和物資的缺乏,比如氧氣,中心供氧嚴重不足,這就使許多亟待解決供氧問題的重癥患者一時間得不到充足的供氧量,許多病人出現了呼吸衰竭,血氧下降很厲害。

患者離不開氧療,氧供不足直接影響患者病情的走向,患者因為呼吸困難而反復呻吟,他們無法看著病人就這樣走向死亡。“氧氣供應是最基本的措施,沒有氧氣,我們一定要想辦法。”他們只能想盡辦法去整合當地醫院的資源,爭取外援,改善醫療質量。

當地重癥患者居多,發熱門診病人接踵而至,每天還有很多病人等待收治入院。醫院部分醫務人員已經被感染隔離,后勤保障人員也不足,醫院僅有的設施應對不了那么多的病患。由于從未如此大規模用氧氣瓶,起初空的、滿的全放一起,減壓閥、氧氣瓶扳手要“滿天找才找得到”。

07.webp.jpg

氧氣的供應遠遠滿足不了醫院迫切的需求,醫療隊馬上上報問題,一邊想方設法募集制氧機、購買儲氧面罩,一邊爭取更多的氧氣罐。從1月29日到2月2日,兩批共60臺制氧機,而后廣東省鐘南山醫學基金會又募集百臺“救命”制氧機送到,彌補了巨大缺口,大家心中懸著的石頭終于落地,很大程度上緩解了這邊物資上的缺口和壓力,使我們的工作得以順利開展。”

謝佳星和同隊的張建恒作為醫療隊的唯二男丁,來來回回,將一個個接近百來斤的氧氣罐挨個搬到位。“只要能救人,我們愿意當搬運工!”


07.webp (1).jpg


                                                                    迎難而上從不抱怨



挑戰總是接踵而來,患者復雜多變的病情一次次考驗著醫護人員的能力。而整個醫院只有呼吸科,很難會診了,他們只能靠綜合的專業知識判斷。兩次核酸陰性準備出院的患者又是陽性,病情很重又沒有插管有創通氣的條件……醫療隊針對各種情況,迅速做出判斷,積極應變:加強患者氧飽和度監測和生命體征監測,多次檢測核酸。對于危重患者,做好呼吸支持,積極治療,治療條件不夠的,積極聯系轉到有資質的醫院。


上午班查房,制定治療策略,修改醫囑,開檢查;下午班完成醫療文書,收病人;上夜班則查房,重點看危重患者,再新收病人;而凌晨班需要重點應對突發情況。這不僅是謝佳星的一天,也是醫療隊很多醫生的一天,“總之對病人有好處的,什么都干。”他與所有這次參與抗疫的醫護人員一樣,臉上因為長期戴N95口罩也出現了很深的壓痕,“最開始幾天臉每天都很疼,非常不適應,但慢慢也就習慣了。”


穿著如此厚重的手套、防護服和護目鏡,時間一般要7個小時以上,增加了給病人做無創等操作的難度,電腦顯示器打字打得很慢,就連寫病歷、開醫囑也困難。不能喝水,不能上廁所,身上穿的成人紙尿褲也是為了預防萬一。


08.webp.jpg


疫情每日都在變化,國家隊的治療指南一直在更新,醫療隊一交班就會不停地刷手機,為的是了解最新報道的資訊,學習最新的治療方法,有時針對救治病人的討論會議要開上一個多小時。謝佳星與戰友張建恒常常掐著時間縫隙碰頭,互相通氣,討論一些病人的治療情況,聊一下天,這也是他們緩解壓力的特殊方式。

讓謝佳星印象非常深的是一個年輕小伙子,他的父母都確診了,但又不在同一家醫院治療。這個小伙子把自己妻兒很早就安頓回了老家,自己前期就去另一家醫院照顧了自己母親,前天他母親剛剛出院他才趕來照顧父親。然而,父親病情發展很快,他來的時候就已經病危了。“我們當時想盡辦法給他父親輸氧,床旁也放置了好幾個氧筒,但十分不幸的是他的父親昨晚還是去世了,我們大家都十分難過。”謝佳星說,為了安撫家屬的情緒,他和這個小伙子談了很久。


小伙子告訴謝佳星,他非常自責,沒有照顧好自己父親,沒有判斷力。“他說,因為老媽是輕癥,家屬做好防護措施的每天可以進去照顧,而父親可能比較能忍,前期病重的時候也一聲不吭的,后面就進了重癥病區隔離。他忙著照顧老媽卻沒顧上父親,結果父親走了,特別難過。”謝佳星靜靜地聽他講述,“我想他需要一個宣泄的地方,這時候傾聽是非常重要的,那一刻我真的很心疼他。”像這樣的病人也有很多,謝佳星當時心里就想,只有再拼命多去救治更多的人,才能真正幫到他們。


                                                                   抗疫戰場彰顯南山風格



武漢病區的無創呼吸機品種繁多多,管道非常復雜,有些醫生習慣護士事前為他們準備好呼吸機,因此不太熟悉操作。謝佳星長期治療慢性氣道疾病,實戰經驗豐富,他發現這種情況后,主動協助管理和支持其他醫療隊呼吸機的使用,把平日扎實的基本功都用上了。

09.webp.jpg

在醫院的時候,“南山風格”是團隊經常提到的一個詞。“鐘南山老師常教育我們,‘奉獻,開拓,實干,合群’,這是南山精神的核心,也一直是鼓舞我們不斷進取的精神動力。”在這場與病毒撕扯的戰役中,謝佳星和戰友們用自己的行動詮釋著老師的教誨。醫療隊不僅帶去最先進的技術,也把南山風格揮灑在武漢一線的戰場上。雖然沒有特效藥,但是醫護人員的存在,對病人就是莫大的信心和鼓舞,特別是得知隊伍來自鐘南山院士所在的醫院后,他們更有了戰勝疾病的勇氣和力量。

謝佳星在醫院有“百毒不侵”的稱號,他經歷過抗非斗爭,幾年前也參與過禽流感H7N9等救治,對于防護從不松懈。防護是早就根深蒂固的概念,醫療隊的院感專家也整天督促著。他說:“醫生挺住了,才有充足的精力去搶救病人,再高風險的戰場也絕不做逃兵。”

疫情當前,哪里都是戰場,在武漢一線的醫療隊,知道廣醫一院也在廣州全院留守救援。“院長主任經常打電話,快遞了很多東西過來支持我們。”前方離不開后方的支持,若有所求,一呼百應,身后的廣醫大家庭為武漢前線醫療隊疫情防控工作注入強心劑,共克時艱。

“廣醫人”不管在武漢一線,還是在廣東前線,都是呼吸內科、重癥醫學科最精銳的醫生、護士!前后方同舟共濟,發揚南山風格與抗非精神,共同抗擊疫情,一定能發揮超常水平,打贏這場硬仗!

進入郵箱
上海快3-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