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廣州呼吸健康研究院!

奉獻、開拓、實干、合群

絕處逢生,用愛護航

2020-07-08 廣州呼吸健康研究院 315

“你怎么又來了?”

“想你們了呀,回來看看”。


這段簡單的對話在我們跟患者小溫之間不知道已經發生了多少次,每當這個時候,他的臉上總是掛著燦爛的笑容,因為長期用藥導致色素沉著所致的黝黑的臉,和一排潔白無瑕的牙齒之間形成鮮明的對比,輕松對話中,甚至感受不到一絲的沉重。但事實是,他因為高IGE綜合征,身體免疫力存在缺陷所致馬爾尼菲藍狀菌感染反復發作,已經在我科住院了多次,而這一次,不單單因為發熱,又新加了一個癥狀——頭痛。


“頭痛就不要走來走去啦,趕緊回去病房躺著”。

“我想轉移一下注意力,而且我可以堅持”。


連病區的護工阿姨都知道他的不適,每次在病區走廊看見他走來走去都忍不住關心他、提醒他注意安全。但是那張臉上,永遠掛著笑,讓你不忍心責備。


病區主任也在關注他的病情變化,普通的門診復診一聽說有了這個情況,就馬上讓他辦理了住院手續,全身播散性的馬爾尼菲感染的確不容小覷,更何況是一個多次徘徊在鬼門關邊緣,本身存在免疫力缺陷的人。主任聯系醫技部門為他加急做了腦脊液檢查,最終確診了腦部馬爾尼菲病原菌的感染,又聯系藥學部對他的用藥進行了規范化的指導。因為病情的問題,醫生下達了病重通知書。


因為要去隔壁床發藥,剛好經過他的病床,他正扭曲在病床上面,眉頭緊鎖,拳頭緊握,碩大的汗珠順著臉頰滑落,甚至可以看得到他因為疼痛而微微發抖的身體,跟平時爽朗的狀態形成巨大的反差,一時間我竟然不知道怎么樣去開始這樣一段對話。


“你怎么了”,我生硬的問道。

他抬起頭,輕輕的睜開眼睛,艱難的擠出了一個笑容,“沒什么,腦袋又開始疼了”。

“那你為什么不跟我們說呢,可以開點止痛藥給你的呀!”

“不用了,止痛藥吃多了我怕就沒用了”。

接下來,我一時語塞,因為我不知道,該是怎么樣的痛心切骨才可以讓他如此的痛苦。而面部擠出的那一絲笑容,像一把刀刺在心上,令人不舍和心疼。

“你要不要讓你媽媽過來照顧一下你?”

……


媽媽在老家,甚至以為他只是來廣州玩兩天,懂事的孩子也沒打算將住院這件事告訴她,以免徒增擔憂。家里的爸爸患有精神病,喪失了勞動能力,一個妹妹已經出嫁,尚要照顧兩個嗷嗷待哺的孩童,一個弟弟正在讀高二,承載著全家人的期望。正是這樣的出身,讓他面對病痛的時候,報以微笑,面對人生逆境的時候,緊握拳頭咬牙堅持,也正是這樣一股不服輸的心態,幫助他闖過了一次又一次的鬼門關。


而這一次,命運依然沒有打敗他,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命運要我受難,我偏偏不會接受,他越是讓我痛苦,我就越是要微笑給他看”。這一次,他又做到了,他擺脫了命運的束縛,用堅強的意志和斗志,戰勝了磨難,重拾了健康。


“你怎么還不睡?都這么晚了”一個夜班,我又看到他在走廊里踱著步子。


“我睡不著,我想畫畫,但怕開著燈影響隔壁床休息”。

“那你過來護士站畫吧”。

“對哦,我這就去拿”。


30.webp.jpg


31.webp.jpg

患者的繪畫作品


32.webp.jpg

患者制作的仙人球


33.webp (1).jpg

患者的手工制作


夜里,整個病區靜的可怕,除了呼吸機和心電監護偶爾發出的聲音,似乎整個世界都在沉睡,我望著他,他專注于自己的畫板上,額前的頭發遮住了他的眉梢,整個人凝神于畫筆之上,感覺整個世界都被他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時光如此的淡然而美好。雖然不能感同身受他所承受的痛苦和艱難,至少在這一刻,我與他同處一片寧靜之中,看著他忘我的沉靜在自己的世界里。作為醫護人員,雖然我們在盡力治療他的疾病,促進他的康復,但在另一方面,也深深被他的樂觀和意志所感染,被他在困難面前那種不放棄不拋棄的斗志所鼓舞,他教會了我們怎么樣在身處逆境之中全力以赴,怎么樣在遭受重創打擊之時絕地反擊,給命運一記響亮的耳光。


這次住院,又是一個多月。突然習慣了在夜班的時候跟他聊聊天,習慣了每次去到他的床位那里總有一張笑臉相迎,習慣了在被患者誤解的時候在他身上找到堅持下去的理由。我豁然發現,原來,我們,竟然也開始對他產生了依賴。


當身穿護士服的那一刻開始,我們就披上了戰斗的鎧甲,成為一名白衣戰士,隔絕掉一切的負面情緒,與病痛為敵,與治病救人為友,不遺余力。而脫下戰袍,我們也是有血有肉的社會人,家庭的負累,工作的高壓,生活的悲涼,都席卷著疲憊的身軀,令人滿目憂傷。而如今,這個年輕的小伙子教會我們的,有不懈的堅持,有昂揚的斗志,有生活重壓之下的化險為夷,他教會我們怎么樣可以緊緊扼住命運的咽喉,將自身的命運牢牢的把握在自己的手里。


夜深了,路還遠,愿這個青年少些磨難,愿每一個患者都能重拾健康。


35.webp.jpg

與患者的合影

進入郵箱
上海快3-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