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廣州呼吸健康研究院!

奉獻、開拓、實干、合群

抗“疫”醫生術后激動來信:這次手術給了我一個很好的體驗

2020-07-08 廣州呼吸健康研究院 304








(向上滑動閱讀)

一位患者的來信


剛剛結束武漢抗疫工作,原以為經過休整,可以元氣滿滿地投入工作當中、與大家分享抗疫心得,誰知道常規體檢竟然發現肺部多發結節,不排除早期癌變。當院領導來到我家慰問時才意識到,這一宣判是毫無疑問了,老天是不是給我開玩笑呢?心中的沮喪、難過無以言表!


院領導非常重視,即刻就幫我聯系了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何建行院長,據說何院長帶領的團隊每年手術量近六千例,而且何建行院長獨創的“肺癌個體化微創治療”聞名于世,可以最大限度讓患者快速康復,何院長有句名言“治愈早期肺癌,比治好感冒還快”,我想沒有什么可猶豫的了,這里必定是我最好的選擇。


記得是4月13日下午我去看何院長的門診,何院長穿著手術服,笑容可掬,帶著學生們一起閱覽我的片子后,對我說:“你平時身體應該很好,可能感冒都極少。”當時我都有些納悶,事實的確如此哦!何院長又笑笑,對我說:“身體好的人有時候就是這樣,不過沒事的,估計是早期了,是需要手術治療。”隨后就匆匆忙忙去ICU會診去了。與大咖的第一次見面雖然時間短暫,但是感覺輕松愉快。時間已是六點多,門口還圍了一大堆患者,陳秘書說估計要到晚上七八點才能下班。


周三入院了,在完成各種檢查后,眼看就到周五,快下班時,主管醫生王煒教授過來告訴我,明天上午手術,何院長親自給我做,我當時有些不敢相信,畢竟是周末啊!難道何院長不休息嗎?王煒教授說:“我們何院長經常周末都會回來做手術的。”他和我詳細談了一下手術方式,并告訴我手術采用靜脈全麻,不需要氣管插管、術后也不需要留置胸腔引流管等任何管道、甚至當天就可以下床時,我說:“聽您這么說,就好像我們摘一個腸道息肉那么簡單?!”王煒醫生笑著對我說:“可以這么說。這是我們何院長獨創的不插管、肺癌個體化治療,從患者的術前評估、麻醉方式以及藥物、手術方式的選擇、以及術后康復等,患者獲益最大。”言語中可以聽得出他對何院長的尊重、敬佩和身為團隊一員的驕傲!


大約七點,護士姐姐程真芝過來了,她搬張凳子坐在我床邊,非常詳細、細致耐心地給我進行宣教:交叉配血、深靜脈血栓的防治、術后肺康復、如何進入專科網站以及手術大致費用等等,言語溫柔、條理清晰、態度和藹。我想即便是非專業人士應該也是非常清晰明了。


周六上午我穿好彈力襪,輕松地步入手術室,并沒有一絲恐懼和擔憂。手術進展得很順利,時間也就20分鐘。當我被送回來病房后,很快就清醒了,只是感到上顎部吞咽有些疼痛,我摸摸我的左側胸背部皮膚,只在左側乳房下面感覺到有一塊小敷料。我試著活動一下手腳,翻翻身,與平時并無異樣,三小時后,護士姐姐就撤掉心電監護,我試著坐起來喝水、下床活動、并抬舉雙手,只是在深吸氣后傷口有些隱隱作痛,大姐高興不已,說:“沒想到這么大的手術,你就可以活動自如了。”我打開手機,回復各種問候的微信,朋友們很驚訝我居然這么快說話就中氣十足,甚至問我:“你到底做了還是沒做啊?”晚上接到大學同學的電話,他們問我身上是否留有胸腔引流管、鎮痛泵時,我告訴他什么管都沒有,只是胸前有個小傷口,他們連稱何教授水平爐火純青!


手術的第二天早晨,胃口特別好,居然把一碗瘦肉粥都美美滴吃光了。王醫生過來查房之后,我向他匯報了一下情況,經過兩次霧化之后,吞咽疼痛明顯好轉,但感覺平臥時左側背部牽扯疼,接著王醫生給我安排了康復理療。查房之后,護士姐姐們過來給我進行傷口紅外線照射促進愈合,康復科的周偉凌醫生過來,用中頻治療儀給我背部進行治療,很神奇哦!當晚平臥就已經明顯改善。在這里不得不夸夸這位周醫生,第二天再次做治療前,他拿著3D解剖圖譜給我詳細地講解為什么手術后可能會出現胸背疼痛以及治療策略,經過兩次手法和物理治療后,現在背部基本緩解了。


今天是手術后的第四天了,除了深呼吸傷口有些牽扯、陣發性干咳,還真說不出有什么異樣了。經過王醫生的認真評估后出院了。


作為一名工作了20多年的臨床醫生,這次手術給了我一個很好的體驗。何院長不僅擁有精湛的醫術,把復雜的手術做到了極簡,讓肺癌個體化治療得以微創化,不留置任何管道,極大降低了了感染的風險和患者的創傷,同時注重患者的全程管理,如并發癥的預防、快速康復以及優質護理,處處體現出以患者安全至上、利益為先,彰顯了“明醫”的真正內涵。這六天里,獲益匪淺,內心充滿感激之情,不久的將來,我想我會以一個更加全新的姿態走入工作崗位,向何院長及其團隊學習,努力工作,耕耘好自己的職業生涯!












這是一封特殊的來信,一封來自前線歸來的抗疫醫生的來信。今年3月份,國內疫情取得階段性勝利,一直堅守在深圳抗疫工作的劉醫生在其醫院的統一安排下,終于完成了“拖延”已久的個人體檢,正是這次體檢,幫助她發現了體內潛藏的一顆“炸彈”——左前縱隔腫物,并考慮為較兇險的侵襲性胸腺瘤。這次個人體檢讓信里的主人公劉女士從醫生轉換成患者的角色。


“去年體檢的時候就發現有一點陰影,但是由于非常小,就沒有當回事。”據劉醫生稱,她平時沒有任何的癥狀,這個“小點”卻在不知不覺中長大到了四五公分,醫生建議她盡早手術切除。


從醫二十多年的劉醫生有著豐富的醫學常識,她深知這類“生長活躍”的腫瘤一定要當心,早發現、早治療實為上策。


盡管隨著醫學技術的發展,目前胸腺瘤手術不一定需要做開胸手術,微創就可以解決問題,但是絕大多數都需要進行氣管插管,術后還要留置胸腔引流管,這些對后期的康復都有一定的影響。


劉醫生日常對外科領域的新技術也都非常關注與了解,她突然回想起早在2015年聽說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何建行教授團隊國際首創“無管化”胸外科手術,在專業領域內頗具名望,可以實現術中不插氣管插管、術后不留胸腔引流管和尿管,這讓劉醫生感到喜出望外。


何建行教授仔細查看了劉醫生的各項檢查報告,發現這個腫物長的位置比較深,已經開始向肺門里延伸,如果不及時手術切除,隨著腫物繼續生長有可能會侵犯到血管,那時再進行手術的風險會更高,而就目前情況來看,還是有條件進行“無管化”手術,這種自主呼吸麻醉下的手術不需要使用肌松藥,無需氣管插管,氣道損傷小,術后不影響聲音,不會影響到她以后的門診工作,對人體的創傷小、疼痛少、恢復快,建議她盡早手術。


“何建行教授都這么說了,我絕對信任他!”劉醫生趕緊將手頭上的工作處理安排妥當,來到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胸外科辦理了入院手續。


完善了各項術前檢查,在討論手術方案的時候,何建行教授提出,在確保安全采用“無管化”技術的前提下,不妨利用更為現代化的技術手段——達芬奇機器人及裸眼3D視野來輔助這臺手術的完成,由于機械手臂更加靈活,能夠提高手術精確度,減少并發癥,更加有利于術后的快速康復。這一建議得到劉醫生及家人的一致贊同。


4月11日,盡管是周末,何建行教授帶領團隊依舊開展手術,僅用20分鐘就精準切除了腫瘤,術中僅出血5ml。何建行教授團隊完成“無管化”自主呼吸麻醉下達芬奇機器人胸腺瘤微創切除術,據文獻查證,自主呼吸麻醉+達芬奇機器人胸腺瘤切除術又是一項突破傳統觀念的全球“首例”。


此手術是全球首例在自主呼吸麻醉下Tubeless機器人胸腺瘤切除的手術,患者術后6h即可進食、下床活動,疼痛少,恢復快。



手術過程中,何建行教授負責操作“主刀”的最新一代達芬奇機器人手術系統,在裸眼3D的輔助下視野更加清晰立體,三支機器人的“手臂”穩定、靈活,即使在有限狹窄的空間內,依然可以不同角度進行操作,提高了手術的精細與準確度。


術后病理結果顯示,劉醫生的胸腺瘤為B2型胸腺瘤,如果不及早處理,發展成為侵襲性胸腺癌的可能性極大。


手術完成后不到六個小時,在家人的幫助下,劉醫生不僅喝了粥,還下地開始慢慢走路,進入康復訓練狀態,術后24小時以內便達到了出院標準。


 “我們采用何建行教授建議的無管技術,術中沒有氣管插管,術后也無需放置胸腔引流管和尿管,實現了快速康復。”


據何建行教授團隊、廣醫一院胸外科副主任醫師黃俊介紹,采用“無管”技術開展胸腺瘤手術,避免了氣管插管所可能引起的氣道損傷,呼吸恢復更好;而且減少了阿片類鎮痛藥物的使用,以及肌松藥等相關麻醉藥物的使用,術后復蘇更快。


黃俊特別提醒,大約有三分之一的胸腺瘤病人會合并重癥肌無力,這是由于胸腺是一個很重要的免疫器官,通常在成年后就慢慢退化了;若胸腺在成年后不退化,甚至增生為胸腺瘤,就會帶來一些自身的免疫性疾病發生,重癥肌無力就是其中的一種。


對于重癥肌無力伴有胸腺瘤的患者來說,術中使用肌松藥是術后發生重癥肌無力危象的重要因素之一,甚至會危及生命。而“無管化”技術由于不使用肌松藥,減少了術后發生重癥肌無力危象的風險,非常適用于胸腺瘤合并重癥肌無力的患者。


“此次我們采用最先進的麻醉實踐與最先進的手術平臺的組合,成功完成Tubelss自主呼吸麻醉下達芬奇機器人胸腺瘤切除術,不僅是技術領域再創新高峰,而且也是廣大患者的福音。


進入郵箱
上海快3-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