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廣州呼吸健康研究院!

奉獻、開拓、實干、合群

疫苗進展如何?常態化防控怎么做?鐘南山最新回應

2020-07-08 廣州呼吸健康研究院 274

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全球多點暴發并呈蔓延之勢。當前各國是否應放松封鎖以重啟經濟?疫情防控進入常態化后要怎么做?疫苗研制的最新進展如何?

5月8日,以“戰疫無國界”為主題的全球抗擊新冠病毒肺炎聯盟首場研討會舉行。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鐘南山,中國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學第三醫院院長喬杰,上海市新冠肺炎臨床救治專家組組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與來自美國哈佛大學、紐約大學、耶魯大學的公共衛生專家進行?高峰對話。在一個半小時的連線中,鐘南山就相關話題逐一作答。

在一個半小時的連線中,鐘南山院士就相關話題逐一作答。

目前,中國有三款疫苗獲批進入臨床試驗。鐘南山表示,新冠肺炎疫苗研制樂觀估計需要一年半。另外,考慮到新冠病毒或許出現抗體依賴感染增強作用(ADE)效應等因素,生產出有效的疫苗需要花費更多時間。他倡議,各國進行良好的國際合作,研究出更好的疫苗來貢獻給全人類。

全球抗擊新冠病毒肺炎聯盟首場“戰疫無國界”研討會。

干預措施可有效降低新增病例峰值

研討會開頭,鐘南山重申,公共衛生防控措施仍然是當前遏制新冠病毒傳播的關鍵,包括控制傳染源、切斷傳播途徑、保護易感人群等多方面內容。

他列舉了一組數據:截至目前,全球新冠肺炎確診病例達逾360萬例、25萬人死亡,死亡率接近7%。而在中國,新冠肺炎死亡率約5.5%。在他看來,如果某個國家還有很多確診患者,而且確診患者數量還在增長,那么整個世界的疫情就還未被控制。因此,全球合作抗擊疫情非常必要。

全球抗擊新冠病毒肺炎聯盟首場“戰疫無國界”研討會。

談及新冠肺炎防控的中國策略,鐘南山介紹,1月20日,中國媒體公布新冠肺炎存在“人傳人”現象以及有醫護人員被感染的消息。此后,中國政府果斷采取了“封城”等防疫措施。

他表示,新冠肺炎新增病例隨著時間的推移,從春季到夏季再到秋季,如果不采取任何干預措施,可能出現大規模暴發和蔓延,甚至會超出國家公共衛生系統的承擔能力。如果采取干預措施,比如居民出現癥狀后進行自我隔離、易感人群有意識保持社交距離等,則可以有效降低新增病例的峰值,最好是降至國家公共衛生體系的承擔能力之內。

鐘南山指出,中國實行了強有力的疫情管控措施。同時,保證信息的公開透明,在全國范圍內每天實時播報確診病例、疑似病例的數量。第三,早期診斷非常重要。在一些國家,新冠肺炎一開始需要到疾控中心確診。而在中國,政府較早就決定大型醫院可以診斷新冠肺炎,這讓診斷變得更加快捷。第四個,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實行疫情防控“四早”策略,做到“早發現、早診斷、早隔離、早治療,把聯防聯控機制落實到基層。中國對所有密切接觸者,包括無癥狀接觸者,都進行實時定量PCR 檢測。

鐘南山分享的全國疫情新增趨勢圖顯示,在一系列干預措施下,中國的新增病例數在武漢“封城”后的兩周內達到峰值(1月23日至2月4日),四周內基本得到控制。

鐘南山院士正在與美國公共衛生專家互動。

保持社交距離和戴口罩很關鍵

鐘南山認為,控制新冠病毒傳播的核心在于保持社交距離和戴口罩。正確的思路是,民眾在外出時都應當佩戴口罩,這樣可以有效防范被他人傳染。而不是當自己生病了才開始佩戴口罩,以防止將病毒傳染給別人。

當然,如果是在戶外,有些場合不戴口罩也沒問題。但無論情況如何,保持社交距離和戴口罩都很有必要。

鐘南山還表示,由于交流和交通運輸的便捷,可能會導致輸入性病例增加的情形。如何在重啟經濟和保持封鎖之間尋求平衡呢?這是當下不少國家政府面臨的一個挑戰。

他指出,如果重新恢復各類交通、重新開放口岸,有利于經濟的恢復和發展,但同時會增加疫情輸入的風險。如果往另一個方向走,繼續采取封閉措施,有助保護民眾免受感染風險,但會對經濟發展造成負面影響,甚至會對一些人的生存造成不利影響,對社會穩定帶來挑戰。

中國首先是在武漢等地實行了封鎖政策,待疫情防控形勢好轉后,再重新逐步放開管控措施。

中醫藥早期干預具有重要意義

在此次疫情的診治救療中,中醫藥有較深的介入程度。交流環節,鐘南山分享了對中醫藥防疫的思考。

他指出,多數新冠肺炎患者的癥狀是輕微的,通過早期的干預,是能夠完全康復的。實踐證明,中醫藥早期干預對治療新冠肺炎具有重要意義。他透露,很多中國人會服用連花清瘟膠囊,相關數據很快就將發布。

鐘南山介紹,離體實驗顯示,連花清瘟膠囊對病毒抑制作用有一些,但比較弱。但是,它對新冠病毒引起的細胞損傷、炎癥有很好的修復作用,可以縮短病人癥狀持續的時間,縮短病人核酸轉陰的時間,提高肺部炎癥的吸收程度。總體而言,連花清瘟膠囊比較適合普通新冠肺炎患者,有助他們早日實現康復。

鐘南山建議,全球醫學界應當尋求運用一些有效、相對便宜的藥物來預防病人病情加重,尤其對發展中國家而言,比如重組人粒細胞集落刺激因子和氫氧混合吸入氣治療。他呼吁,公眾應當更加重視疾病的預防。

疫苗投入臨床應用還有很長路要走

目前新冠肺炎疫苗的研制進展如何?鐘南山介紹,目前中國有三款疫苗獲批進入臨床試驗階段。

其中,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團隊的mRNA疫苗進入了人體試驗階段;國藥集團中國生物武漢生物制品研究所研發的滅活疫苗和中國醫學科學院醫學實驗動物研究所研發的滅活SARS-CoV-2病毒疫苗,都已經進入臨床研究階段。

在交流環節,鐘南山表示,新冠肺炎疫苗研制具有迫切性,但并不容易,樂觀估計需要一年半。另外,考慮到新冠病毒或許出現抗體依賴感染增強作用(ADE)效應和其他一些因素,生產出有效的疫苗需要花費更多時間。再者,確定疫苗是否有效,也可能要數年時間。因此,新冠肺炎疫苗從研發到真正投入臨床應用,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但無論如何,疫苗研發都是當務之急,這就需要各國取長補短,進行良好的國際合作,研究出更好的疫苗來貢獻給全人類。各國科研人員更應關心哪種疫苗是安全有效的,而非誰能第一個研制出疫苗。畢竟,我們身處同一個世界,正在經歷同一場戰斗。


進入郵箱
上海快3-首页